孤独的丰碑----简评《说文解字》

说中国的首部汉语字典《说文解字》 是汉字学的“奠基石”是不恰当的,因为此后千年里一直没有建立在《说文解字》基础上的“大厦”式汉语辞书------ 汉字的象形特征越来越淡, 字义的解释越来越死。许慎的伟大,就在于它清醒地抓住了汉字 “形”的本质,有了“字形”思想,就有了字形的“六书”划分;就有了“部首 ”的产生;就有了“说”文“解”字的体系。实际上,许慎之后,人们逐渐放松对 “形”的把握,甚至于几乎“弃形”而“拼音”。对于倒退的汉字工具史来说, 《说文解字》分明是伟大而孤独的丰碑。


最后的象形  甲骨文,是刻画在甲或骨上用以表达先人对世界认识的“纹案”,刻画得象事物之形, 一望便知,作为文字,象形的甲骨文的表义与辨识的效率之高, 超乎今天家长们与教师们的想象。金文,是铭刻在金属或石岩上的“纹案”, 象形程度与甲骨文相当。籀文(大篆)、篆文(小篆),是书写在专门材料上的半形象半抽象符号, 已经不属于刻划的“”(纹)的范畴,准确地应该称为 “籀书”、“篆书”,“”与“”的区别,就是“”与“”的区别。 


《说文解字》 保存大量优美的篆书,尽管其“”已经形象不纯,但毕竟保留了部分形象 (隶书彻底脱去汉字形象,成为抽象符号),在近代发现甲骨文之前,篆书就是汉字国度“最后的象形” 。

 

 如果许慎当年能搜集到 甲骨文、金文字形,《说文解字》则将成为国人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汉语活血库,那么流淌着文字活血的中国, 千年之后的今天该是何等强健面貌? 那么今日“万家争鸣”的思想繁荣,或可慰对“百家争鸣”的遥远春秋!  

群落的部首  许慎看清了汉字分群分部的特性,发现了不同部落的“汉字首领”, 并以此开创了部首检字的“形序”字典体系,亘古未有,四海唯一。 

永远的六书  沉浸于汉字之“形”的许慎,创造性地高度概括整理出汉字字形的四个类型, 象形指事会义形声,让每个汉字都获得一个明确的身份,后代的汉字研究据此乃得章法。 在汉字学世界,许慎的“六书”论是不落的太阳!
(注: “会义”在许慎的《说文》中被表述为“会意”。参见“关于我们”栏目《汉字理念》* )        



但是 《说文解字》毕竟是千年前的字典,历史自带不可超越的局限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字形资料局限  《说文解字》缺乏甲骨文、 金文字形,而有时依据篆文字形分析本义并不可靠。 如“”,在甲骨文的字形中,会义线索明确:(鹿)(上),表示“在上的鹿”;或(牛)(上), 表示“在上的牛”。可见,“”的本义是:交配时体位在上的公鹿或公牛, 即雄性动物。而篆文字形误将甲骨文的“(上)写成了“(土), 形成令人费解的“形声”结构,于是许慎只能依据错误的篆文字形作出“形声”解释:“牡,畜父也。 从牛,土声。 ”  当然,这是汉代的汉字考古局限,与大师许慎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又 如“”,甲骨文字形的指事字特征(独体象形字+抽象符号)很鲜明像树杈(“木” 的一半),即远古简易建筑中的房柱,上面的一横指事符号 代表横木,就是架在房柱上的横梁,可见“”的造字本义是 “立柱架梁的重要木材”,也就是说,“”是“材”的本字  。有的“”的甲骨文与金文将树杈形状模糊成实心点;篆文则误将实心点写成一撇。 机智的造字先人在柱梁(才)之上加一个尖圆的屋顶造出另一个与建筑有关的字“余”, 表示远古简易的独柱式茅屋 (古人用“余”作自我谦称,取其“简单、寒碜”之义)。当“”的“柱梁”含义消失后,篆文再加“木”另造“”代替 。《说文》解释说:“才,草木之初也。 从 上贯一,将生枝叶。一,地也。”没有看到“”的甲骨文“树杈”形状的许慎,仅凭篆文字形作出这个解释,可以说已经极具专业想象力,分析相当合理,然而毕竟与甲骨文字形中“”的本义风马牛不相及。 

       

解字方法局限    因缺乏甲骨文、金文字形,《说文解字》的字形分析受到严重的限制,不得不将绝大部分汉字归类为“形声字”,这是这部丰碑式字典的最大遗憾,历史遗憾。 


比如 “巩”、“讧”、“红”、“江”、“空”、“虹”、“杠”、“缸”、“贡”, 在《说文解字》中都是“形声字”。其实在这些字里,“工”并不是不表义的单纯声旁,而是形旁兼作声旁,所以这些汉字是“会义兼形声”。在金文字形中, “ 既是“(巧妙多用的器具,可引申为精巧、精致), 也是“(大型)。用“会义法”完全可以合理、通顺地解析这几个字 : 
    巩 = 
(“凡”是“丸”即“执”的误写) + 工(器具  = 工匠手执器具加固建筑。  
    讧  = 
(说话) + 工(大) =  意见不合,大声争吵。 
    红  = (绸) + 工(精致) =  染成浅赤色的高级丝绸。
    江  = 
(川) + 工(大) =  中国最大的河流。
    空  = 
(岩洞 + 工(大
=  大穴,即天穹。
   
虹  = 
(飞天的龙) + 工(大) =  雨后天空出现的巨大的弧形彩晕(古人以为是雨后饮啜水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神龙)。  
    杠  = 
棍棒)+ 工(大) =  粗大的木棍,通常用于多人合抬重物。
    缸  = 
(陶器)+ 工(大) =  大型陶制容器,通常用于储备水、酒、米等重要日用品。
    贡  = 
(远古中原人当作财宝和货币)+  工(大)
=  稀世大贝壳,是进献皇宫的珍宝。


《说文解字》 对有些字的“声旁”判定, 缺乏依据。如“”,金文字形 (户, 门窗,借代房屋)(斤,“斫”的省略,表示用刀斧砍、削), 本义是“木匠挥斧拉锯,造门筑屋”。篆文承续金文字形,户、 斤组合的线索清晰。“”与“住处”有关,明显是“”旁;而且 “”的读音 hu 与“”的读音 suo 也差了太多,因此“”怎么会是“”字的声旁?但 《说文解字》解释为“所,伐木声也。从斤,户。”“”是 “伐木声”?《说文》 的依据是《诗经》中“伐木所所”的句子。“伐木所所”, 并非表示伐木时发出“所所”的声音;而是表示人们用斤斧伐木, 用木材修筑居所,第一个“”是动词,挥斧拉锯,造门筑屋,第二个“”是名词,指房屋。 

更为牵强的是,《说文》将本没有读音的单独笔画也说成“声旁” 。如“”。“”的甲骨文字形像一个人因怀孕而大腹便便,表示妇女怀孕 。金文在腹部下方误加一横,篆文承续金文字形, 将短横写成一撇。根据“六书”概念,“”的甲骨文是“象形”字, “”的金文与篆文,应该是“指事”字。但《说文解字》把 “”说成是“形声”字,“
身,躬也。象人之形。从人,丿声。”声旁与形旁一样, 本身是一个相对完整的汉字,而不是一个单独的笔画,“丿”怎么会是声旁呢? 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语言逻辑局限  循环解释。例:“逍,逍遥,犹翱翔也。从辵,肖声”“遥,逍遥也,又远也。从辵,声。” 

”且不知,何以知“逍遥”?“”且不知,何以知“逍遥”?在《说文解字》中充满了这种  A = AB  的循环式解释,这种解释,就好像用谜底作谜面,逻辑谬误显然而讶然(更为遗憾的是,这种循环解释竟然被现代的国人当作法宝,堂皇而普遍地运用于《新华字典》和《现代汉语词典》)。另外,按照数学逻辑, 如果 A = AB,B = AB,那么 A = B ,按照《说文解字》的逻辑, 既然“逍 = 逍遥,遥 = 逍遥”,那么是不是说“逍 = 遥”? 

性观念局限  儒家文化对性的特殊敏感,使得《说文解字》在解释与性器官(名词)、 性行为(动词)相关的汉字时,有意回避或尽可能淡化它们在本义上与性的关联。 如“”、“”。

, 甲骨文像人体臀部露出阴毛,表示人体长毛的会阴部位,因此“”的本义是“男女性器官所在”,“交尾”一词, 意即动物两性的性器官交合。篆文 基本承续甲骨文字形 (“人”的形状被演变成“尸”,但有迹可循)。即使从篆文字形看,(尸,躯体)(毛,体毛), 会义主题也一目了然。但《说文》有意无意地回避字形的明显性特征,将它解释为
“尾,微也。 ”

, 甲骨文字形表示两人一前一后;篆文字形是两个“人”上下重叠,一个人在另一人的变形,即“人”)的上方,表示男女两性交合。但《说文解字》解释说:“色,颜气也。”以《说文解字》的字形解析水平, 相信许慎不至于从“两人相叠”中看到“颜气”,明显是对性的回避。也是基于同样原因,有些“敏感字”被有意识地淘汰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

结论:作为首创的、 伟大的汉语字典,《说文解字》的所有遗憾都是可以接受的。然而作为《说文解字》一千年后的继承者的我们,有所“扬弃”也是必须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11月28日   “象形字典”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(最近一次修改:2015年01月06日)   

    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注:本文为本站原创,引用请注明出处“象形字典”网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