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头信息

字形演变

字源解说

”是“”的本字。,甲骨文是特殊指事字,是“口”的倒写,表示头朝下说话。有的甲骨文在倒写的“口”下面再加一横指事符号,写成倒写的“曰”。“”表示抬头朝明确的对象说话;倒“”为“”,“”表示低头模模糊糊地自言自语。倒写、反写是古代特殊的指事造字法。造字本义:低头吟语金文承续甲骨文字形。有的金文将短横指事符号写成折笔。篆文承续金文字形。当“”的“低吟”本义消失后,篆文再加“”另造“”、加“”另造“”、加“”另造“”代替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附 文言版《説文解字》:今,是時也。从亼从乁。乁,古文及。  

附 白话版《说文解字》:今,此时。字形采用“亼、乁”。“乁”,这是古文写法的“及”。

引申线索

词汇分类

①本义,动词:低头吟语。    本义由“吟”代替。
②名词:此刻,目前,现在。  今草 今文         今后 今昔         今人      /       当今 古今 如今         古为今用         博古通今 厚古薄今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,是时也。——《说文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迨其兮。——《诗 • 召南 • 摽有梅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三年。——《诗 • 豳风 • 东山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之乐,犹古之乐也。——《孟子•  梁惠王下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行而无信,则秦未可亲也。——《战国策 • 燕策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,时辞也。——《苍颉篇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吾召君矣。——《史记 • 汲郑传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夺项王天下者,必沛公也,吾属为之虏矣!——《史记 • 项羽本纪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乃于毛先生而失之也。——《史记 • 平原君虞卿列传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室十无一焉。——唐 •  柳宗元《捕蛇者说》
③代词:此,这。   今晨 今夜         今春 今冬         今次 今番          今年 今日 今天 今朝          今生 今世   

用户评论

正念
2017-1-12 22:26:15

今,口向下,一横指事,表:當口,當下,正當,正在进行,引申为持续的、近身的、亲自的。 含,持续用此口;吟,此口持续自出声;念,当下此心、持续用此心;妗,需当面认亲的外戚女子、舅妈;衾,當身周盖的大被;贪,持续不离财、满目皆贝;岑,山之绵延持续;衿,就在当前的衣领;钤qian2,金属制的大印、锁鐺,强调“正是这个”、“亲鉴”。

兄弟情
2016-12-2 15:35:47

今,津也。即:亽(上嘴唇和下嘴唇合在一起)+乛(反写,是嘴角流出的口水)

王遗少
2016-4-30 13:33:26

”铎“的图片可到百度查,即近似于今天的“铃”,北师大用“铎”作校徽。旧时学校,摇铃上课,就近古代这种发令样式。

王遗少
2016-4-30 13:27:20

木铎也。亼:铎身。一:铎舌,分金铎,木铎。振铎发令,就在此时。发令之时即为今,引申为即时。关于铎的参考:木铎是铎的一种。古代汉族用以警众的响器。流行于全国大部分地区。铎大约起源于夏商,是一种以金属为框的响器,也可以说就是一种铜质的铃铛,形如铙、钲,体腔内有舌可摇击发声。舌分铜制与木制两种,铜舌者为金铎,木舌者即为木铎。如唐贾公彦解释《周礼?天官?小宰》“徇以木铎”时说:“铎,皆以金为之,以木为舌则曰木铎,以金为舌则曰金铎也 木铎和金铎因其形制差异,使用场合也不同,“文事奋木铎,武事奋金铎。”即宣布政教法令时使用木铎,打仗时则使用金铎,这种差异也许是因为金铎声音更响亮的缘故。 根据《周礼》的记载,攻战时当先由司马司振金铎发出号令,军将以下闻之即击鼓,鼓声大震,军心鼓荡,故有“以金铎通鼓”的说法。不过,这种振铎以通鼓的规则,在春秋末期似乎不再流行 相比而言,为辅佐政令文告发布而使用的木铎,声音当更温和些,郑玄称:“古者将有新令,必奋木铎以警众,使明听也。”官府有了新的政令,先派人摇铃四方巡走,以引起大家注意,然后召集起来宣布。木铎尽管为木舌,也能发出特殊的悦耳音声以起到警示作用。 。中国古代早期信息的传递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口耳相传,“以简策传事者少,以口舌传事者多;以目治事者少,以口耳治事者多”,这种方式对言语修辞的选择有一定约束:“是必寡其词,协其音,以文其言,使人易于记忆,无能增改,且无方言俗语杂于其间,始能达意,始能行远” ”因此,伴随木铎一起发布的,应大多是富含节奏感、音乐性的辞谣,这使得木铎这个曾经使用频繁、官员百姓皆熟知的器物蒙上一层特殊的艺术色彩。 在《艺文志》中,班固再次强调了这一制度帮助君王观舆情、知民意,从而对自己的政治得失加以考量校正的重要意义:“古有采诗之官,王者所以观风俗、知得失、自考正也。

123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