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头信息

字形演变

字源解说

,甲骨文是指事字,在“止”(脚)下面加一横指事符号表示脚踏大地。造字本义:动词,足履平地,徒步前往金文、篆文承续甲骨文字形。隶书严重变形。楷书承续隶书字形,“止”形消失。汉字中的人称来源,体现了古人的自我中心意识:脸部的正中央为“”(鼻子,第一人称),脸部的下边为“”(颌须,第二人称),身体的最下端为“”(脚板,第三人称);同样,威猛的武器为“”(大戌,第一人称),而只用于短程集发的弓弩为“”(排箭,第二人称)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附   文言版《説文解字》:之,出也。象艸過屮,枝莖益大,有所之。一者,地也。凡之之屬皆从之。   

附   白话版《说文解字》之,长出。像植物过了发芽的阶段,枝茎日益茁壮,有所扩张。字形底部的指事符号“一”,代表地面。所有与之相关的字,都采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之”作边旁

引申线索

词汇分类

①本义,动词:足履平地,徒步前往。  本义只见于古文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至市,而忘操之。——《吕氏春秋》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,适也。——《广雅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伯东。——《诗 • 卫风 • 伯兮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沛公军。——《史记 • 项羽本纪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虚所卖之。——唐 • 柳宗元《童区寄传》
②代词:代人或事或物。      /       总之       操之过急        求之不得       取之不尽        言之有理        取而代之        有过之,无不及        反其道而行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宣王说。——《韩非子 • 内储说上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虎因喜,计曰。——唐 • 柳宗元《三戒》
③助词:结构助词相当于“的”,语气助词,用以凑足。双音节。   之后 之前    /   赤子之心 光荣之家       缓兵之计 无价之宝      久而久之     千里之外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分之九          数目之大 中国之大 战斗之烈           意料之中         钟鼓之声          以子之矛,攻之盾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吾见师出。——《左传 • 僖公三十二年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于味,有同耆也。——《孟子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巫医乐师百工人。——唐 • 韩愈《师说》

用户评论

老詹2017
2017-2-14 16:45:01

还有个‘武’字,一种就行说法‘止戈为武’,说用武是为了止武,中文博大精深真奥妙‘辩证’。恐怕这里的止还是‘走之’行进的意思,行戈为武,这应该是正常的思维。博大精深在其他方面体现。

老詹2017
2017-2-12 8:57:41

之和止可能的混淆,笔画上还在于‘止’左边的那一竖,那一竖下来直接右横就是行走之意,那一竖不落到横上而是结到中间那一竖上就是‘趾’的含义。差一点但是就差很多,弄清渊源就可以理清。换个角度说,汉字是严密的体系,除了历史上少数时期的变乱外,其每个时期的字形变化都有重大的意义并成体系的,而经过一些关键时期如汉代、唐代的整理与正本清源,留下来固定到现代的正体字都是有理有据的,至少大部分,甚至绝大部分汉字是这样。可能重新审视的不仅仅是演变线索思路,对汉字的一些观念也要重新审视,比如汉字讹变很多很多、无理的很多,汉字没有规律,或者是只能有为了教学法方便的‘戏说’,只能一个一个的学等等。只是真正的规律有待发掘,而等待我们的将是一座宝库。

老詹2017
2017-2-12 8:27:30

石经古文有大量‘走之底’的字:左边是一个双人旁,右边‘拼装’一个去掉可横勾的‘疋’,也就是右边一捺,捺上面一小竖加一小撇,有的字简化为两小点。到现在,走之底完全省略了向右一捺上的两个点,左边变成一个点加曲线。而隶书的之就是对这个偏旁的简写,也许古文没这个字,但是含义完整的由之表达出来了。所谓‘之国’,前往、去的含义。从顾问的‘足’但古文的‘走之底’偏旁到隶书‘之’,清晰的看到这个传承主线。再回过头来看金文,就完全跟古文偏旁一样:双人加向右一捺上加竖撇。而小篆则是上面三撇底下‘止’,实际上不是‘止’,是向右一捺上面加一竖一撇,小篆不是‘走之底’,而是‘走之旁’。单这个字对比小篆能看出,后来的隶书与楷书,虽笔画变化,但是结构上更回归于仓颉古文。而甲骨文差异就大了,反思到底所谓破解的一千多个甲骨问是真正对的?可能要重新审视了。许慎重古文是有道理的,他没看到甲骨文也没有影响他的成就。

老詹2017
2017-2-10 16:43:16

甲骨文造字体系和仓颉古文的六书体系是不同的:甲骨文里面’足/趾‘和表达去的含义的’之‘没什么区别,都以‘足’为字源,足的字形是脚跟/脚掌+脚趾头;但是仓颉古文里面‘趾’是会意的,用植物的枝头来表达,更引申出停止、终止的含义,而用另外一个字形‘走之底’直接表达去这个含义,而隶书是继承了古文的字形,古文里面有没有‘走之底’这个字形不好说,资料有限。停止的含义用甲骨文的‘足’字形解释就牵强:第一字形需要很大的‘讹变’才能‘演变’过来,第二,足+一横是’去‘的含义,但是足本身又可以是‘停止’的含义,这么随意?那只有用‘先民原始落后’和‘劳动人民创造文字’去解释。从这里看,仓颉古文来理解解释就顺畅,用甲骨文就很多困惑。

12345